个护化妆品中的有毒环境激素的危害
发表于2014-12-08

防腐剂、防晒剂、抗菌剂......这些存在破坏人类内分泌系统嫌疑的成分被广泛应用到日常个护产品中。和消费明鉴同为ICRT成员的4个欧洲知名消费者组织,瑞士Federation Romande des Consommateurs、丹麦Danish Consumer Council、英国WHICH?和法国Que Choisir ,进行了一项专属测试,试图查明这些成分的危害性

虽然我们对餐盘中食物的关注越来越多,但是对化妆品于人类健康的副作用却不那么在意。虽然实验室列出了化妆品中的多种化学成分:防腐剂、抗氧化剂、软化剂、防晒剂等等,但对其影响却知之甚少。然而,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每天涂抹这些产品的量并不是微不足道的。如果我们将一名女士一天中使用的所有护肤品(如卸妆乳、睫毛膏、保湿霜、唇膏、沐浴露、洗发露、发胶及底妆等)叠加起来,通常会多达十余种,而这些产品包含的化学成分则高达数百种。

数年来,许多研究人员、组织和机构都对环境激素(EDCs)(对羟基苯甲酸酯类、防晒剂等)敲响警钟。这些化学成分或天然物质可能会对人体产生有害影响,即使使用的剂量很小。

评测方法受质疑

这些化学分子会模仿天然荷尔蒙的行为,使其接受体饱和而阻断天然激素的作用或扰乱其行为。根据数十年来全球性调查,它们可能对许多疾病的增长负有部分责任,如激素依赖型癌症、不孕症、糖尿病等等。不可否认的是,人们接触此类成分的来源不仅限于个护产品。它们同样存在于食物容器(邻苯二甲酸盐,双酚A等)和我们每天面对的空气排放(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以及其它消费类产品。但就个护产品而言,一些产品会在我们的肌肤上停留长达数小时之久,因而产生污染危险,尤其是当前对表皮层吸收机制的了解仍知之甚少(关于肌肤结构,可点击相关文章“护肤知识之肌肤结构”)因此,如果没有在个护产品中禁用的话,那些已知或疑似会干扰人类内分泌系统的成分应该限制使用。最高限值由卫生部门根据动物实验的“无可见有害作用水平”(NOAEL)而设定,相比之下,我们仍预留了足够的安全空间。但就这些有害分子而言,这些评估方式的相关性越来越地被某些毒理学家质疑。比如荷尔蒙,即使剂量很低,环境激素(EDCs)也会有显著影响。进一步研究表明,人类对干扰物的敏感性根据生命的不同阶段而发生改变。孕妇、婴儿及少儿尤其容易受到有害影响,有时可延续几代人。最后,毒理学研究的是每一种单独物质,,还没有将每个人可能接触到的这些物质混合的情况考虑在内。

因此出现了这样的议题:确定使用某一种化妆品的风险限值,以及更主要的是评估,因共同使用而可能产生的“鸡尾酒效应”。这是我们联合其它4个欧洲消费者组织共同进行这项专属评测所要查明的方面。

第一步是产品选择,通过仔细阅读产品标签,共选出66款含有有害物质的个护产品。香皂、沐浴乳、洗发露、润肤乳、香体剂、美妆产品......我们的选择反映出常见的卫生和个护产品。

产品类别

测试产品数量

润肤乳

6

香体剂喷雾

3

固体香体剂

3

眼影

1

面霜

6

粉底液

7

护发素

2

美发定型产品

2

护手霜

1

香皂

5

口红及润唇膏

5

卸妆乳

1

睫毛膏

1

漱口水

1

指甲油

4

洗发露

5

沐浴乳

6

防晒霜

5

牙膏

2

总计

66

 

一个专业实验室将评测每款产品中可能存在的有毒成分。总计共检测出20种成分:已知或疑似环境激素(EDCs),以及一些建议的环境激素的替代成分,比如苯氧乙醇。继而,最为精细的研究阶段为:评估每种有害成分内在危害及影响,尤其就累积接触而言。我们选用的方案为女性对各种产品的使用状况,因为女性是个护产品使用的最大消费群体。此外,她们的内分泌功能在生命不同阶段会发生改变,尤其实在孕期,那时存在胎儿可能会接触有害成分的敏感问题。

科学知识缺乏

因而,根据不同产品类型、使用频率、防晒剂使用(或不使用)等情况,我们采用了数种不同的评测方案。在现阶段,我们邀请了数位知名的毒理学专家参与评测,不仅对我们的评测方法和统计结果进行验证,也对不同成分于使用者的潜在危害程度进行评估。对于每种成分,他们首先评估可穿透肌肤而被吸收的量。这种评估并不容易,因为这一领域的科学知识尚不完善。对于多种成分,究竟实际多少能穿透肌肤并进入血液是无明确定论的。就实验室检测出的20种成分而言,我们的专业人士已经估量出它们的接触量和内在危害程度。当肌肤每天通过化妆品使用而吸收的有害成分的量超过了假定会产生激素效应的临界值时,这种成分就被认为是有危害的。相反,当吸收量没有超过临界剂量时,其危害程度是微乎其微的。

有害物质追踪

一位参与评测的毒理学专家,Patrick Thonneau说道:“鉴于测试结果,对于大多数被测产品,没有理由要危言耸听”。尤其是,市场中有很多个护产品是不含有任何有害成分的。消费者可通过认真审查产品的成分列表并作出正确选择。然而,在评测中检测出的成分中,有两点令人担忧的方面:一方面是在66款个护产品种有28款产品中检测出防腐成分对羟基苯甲酸丙酯;另一方面是名为“甲氧基肉桂酸乙基己酯 (OMC)”的防晒剂成分,以及抗菌剂成分三氯生,被检测出对雌性激素和甲状腺有影响,但值得庆幸的是这种成分在市场中较为罕见。

(水洗型产品)

水洗型产品,如香皂、沐浴乳、洗发露和护发素等,是第一类问题较少的产品,因为它们在我们肌肤上停留的时间很短。它们含有有害成分,尤其是防腐成分和紫外线防护成分,并结合了一些已知可稳定产品颜色的成分。但是,它们会随废水排出并且留存于自然中,对野生动物存在显著危害,因而它们对环境的影响是不可忽略的。

(长时间接触肌肤的产品)

在肌肤上长时间停留的产品拥有较高的危害,特别因为它们的配方中通常含有数种有毒成分。比如,某些每日使用的护肤品,如润肤乳、面霜以及香体剂,均含有不是日常必需的防晒因子。另外一种必需警惕的成分是护发及护肤产品中广泛使用的硅氧烷(硅胶衍生物),可令发质、肌肤质地柔软、顺滑。即使证据有限,彩妆产品同样被评测出含有环境激素(EDCs)。

(第三种个护产品)

Patrick Thonneau继续说明:“然而,评测是基于肌肤吸收以及平均消耗量的假定,这很难精确地评估每种成分的对个体的危害。。比如,搭配使用(如止汗剂、香体剂和防晒剂结合)或其它更特别的化妆品的接触情况(青春期前后的少女、孕妇等)”。继而他总结道:“鉴于个护产品的使用量大且数量持续增多,社会对于这些产品安全性信息有着强烈,合理的需求,更多针对性研究和调查绝对应该开展”。

********************************************************************************************************************************************************************

环境激素(EDCs):威胁健康的存在

联合国专家直言相告。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环境规划属(UNEP)于2013年2月19号发布的联合报告中,将环境激素(EDCs)定义为“一种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全球性威胁”。针对这些化学成分和特定疾病及障碍(包括男性生育能力受损)流行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数以百计的科学研究。该报告称:“在某些国家,近40%的年轻成年人的精子质量差,可能影响他们的生育后代的能力”。环境激素(EDCs)还会导致年幼的男孩形态异常(1个甚至2个阴囊缺失)、神经性行为障碍(如注意力缺陷或多动症),甚至造成女孩性早熟。

无处不在

从长远来看,它们可能会诱导一些荷尔蒙依赖性癌症的产生,如有关男性前列腺和睾丸及女性乳房癌症。其它病症还包括2型糖尿病、早老性痴呆和肥胖。已知或疑似可能会干扰荷尔蒙受体、扰乱荷尔蒙合成或转化的成分约有800种。但该报告的作者认为“也可能会有更多的数千种,被检查出的环境激素可能仅是冰山一角”。这些成分在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如食物的塑料包装(双酚A)、电子产品、杀虫剂、阻燃剂、化妆品、家用洗涤剂等等。在我们生存的环境中也有,主要存在于工业及城市废水、农田径流和废物排放中。该报告还称:“人类可能会在食物、灰尘、水以及呼入的毒气(尤其是空气中的)中以及通过肌肤接触到有害物质”。婴儿初生前后,敏感性增强,这些有害物质会轻易地穿透胎盘或通过母乳喂养而被吸收。

已被证实的危害

该报告还提出了对某些可能是由于接触有毒成分而濒临灭绝的物种的担心。虽然对这些成分的具体作用尚有很多不明确的地方,如它们的作用机制。但是它们的危害性已被证实。环境健康网的总裁,André Cicollela评论到:“问题不再是慢性疾病的流行是否和环境激素相关,而是在于这些成分如何作用以及如果不正面直视该问题的话每天造成的社会损失和人类为之付出的代价”。